Previous 星期日, 2013年6月23日 Next

Dorit Chrysler: Avalanche

特雷门琴女神献上一曲对失眠的迷幻颂歌

“在地毯上‘走’了几个小时后我都被灼伤了,”精通多种乐器的音乐才女Dorit Chrysler为了最新作品《Avalanche》的MV拍摄在威廉斯堡(美国弗吉尼亚州东南部城市)的一个阁楼内亲历亲为地匍伏爬行,如今便向我们透露了她当时的感受。这部音乐录影带是丹麦艺术家Jesper Just和Martin De Thurah的首次合作,二人在Sandy飓风席卷纽约不久之后开始了合作, 而Chrysler认为当时周遭的环境无疑为MV的风格带来了巨大的影响:“我们把拍摄的地方故意布置得很乱,仿佛在唤醒某种未知的大灾难”。

这位奥地利音乐家于年仅7岁时就在Austria's Opera House Graz首次公开献声,13岁便成立乐队,在维也纳进修音乐学之后则迁居到纽约。经过多年的音乐深造,Chrysler于2005年起开展开了多场世界巡回演出,又与Strokes的制片人 Gordon Raphael和Chicks on Speed合作过;此外,她还曾同Echo & Bunnymen、Marilyn Manson以及Mercury Rev等重量级乐队同台演出。除了擅长的特雷门琴,Chrysler还钟爱模拟合成器,如Moog Taurus低音踏板——这也正是她将在今年七月丹麦的Roskilde Festival上所使用的器件。

从午后一直拍到凌晨,《Avalanche》的音乐录影带拍摄可谓一气呵成,单曲本身将被收录于同名EP当中并会通过丹麦厂牌 In My Room发行。 “它讲述的是自己独处在泡沫之中,在城市深眠时遭遇情绪崩溃的经历,” Chrysler如此评价由自己谱写的迷幻歌曲, “有时当你非常累的时候,你会进入到被保护的潜意识领域。”

(继续阅读)

评论

还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先登陆来进行评论

  • NOW-IST时刻
    NOW-IST时刻

    获奖音乐录像带导演

    Martin de Thurah,哥本哈根

    你最大的粉丝:
    我的祖母。她把我叫做“梅干”。

    你的秘密外号(或是,你的情色电影名号):
    那将会是Højstrup,很不吸引人。

    你的招牌鸡尾酒成份:
    新鲜姜黄汁。

    最后悔的时尚时刻:
    1993年在印尼穿的骆驼印花裤子。

    为Ryan Gosling烹饪的菜式:
    我会为他做一道简单的丹麦菜式——“smørrebrød”。然后还有腌鲱鱼。我们会在沉默中享用。

    所记住的最后一个梦境:
    我梦见自己是二维的,而且是在摘菠萝。

    卡拉okay首选歌曲:
    The Smiths的《That Joke Isn't Funny Anymore》。

    你最想拥有的艺术品:
    毕加索的《Guenica》。

    如果人生是一部电影:
    Jean-Luc Godard的《Une Femme est une Femme》

    你的办公/工作室:
    地动板块上,每天都在移动。
    (继续阅读)
  • 最多分享的音乐专题
    最多分享的音乐专题

    Feist: Anti-Pioneer

    导演Martin de Thurah为独立音乐传奇打造一曲哀怨写真

    由丹麦导演Martin de Thurah打造的全新伤感情歌《Anti-Pioneer》MV中,加拿大歌姬Leslie Feist在黑白万花筒中漫无目的地惆怅徘徊。曾被4次提名格莱美,也荣获11项Juno大奖,Feist通过和Peaches以及多伦多独立摇滚组合 Broken Social Scene的合作磨练了自己的音乐造诣。而由Gonzales监制的处女专辑《Let it Die》则是将她推向了主流的镁光灯下,2006年第二张专辑中一曲《1234》更是成为了iPod Nano选用的广告曲,继而也攀升了美国单曲排行榜的第八位。De Thurah此次选择了在墨西哥城的一栋古老房子中以小班人马的形式拍摄。期间De Thurah和Feist二人更是抽出了两小时去为专辑《Metals》中的《The Bad in Each Other》拍摄宣传片。“我们在拍摄期间有空暇去拍别的东西,这是绝无仅有的,” De Thurah解释说,“我想和Leslie拍部很简单的、真情实感的片子。我觉得这首歌很是亲密,我想让影片直接把它反应出来。” 目前正在欧洲进行巡演,Feist抽空和NOWNESS畅谈了和De Thurah合作的体验、加拿大的音乐好友和对木偶的钟爱。


    为什么你想和Martin进行合作?
    Feist: Martin对我来说是拥有一种古怪却美丽的视觉诗意,不是填鸭式的,可让黑暗和轻盈同时存在。我向来都特别欣赏他所做的,所以我让他来重新打造出那些短片的语言来。

    音乐录像带对于你的理念来说重要吗?
    Feist: 那是为创作歌曲的添的附录。我对事物的美学品位能从音乐中体现出来,但MV不是我能做的。他人那么努力地去培养出自己一副审美的眼睛,和他们合作是很有趣的,你能看一同能达到什么共识。

    你和同是来自加拿大的Mocky、Peaches和Chilly Gonzales有联系吗?
    Feist: 哈! 当然有。Mocky、Gonzo和我是无时不联系的,而Peaches要到处走,但我们总会在身处同一城市的时候碰头。他们绝对算是我的最初始的音乐家 庭,Mocky、Gonzo和我如今还在合作。他们共同监制了我的上一张专辑,那是10年间自然形成的友谊。当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,内部的笑话总是说个不 停,但其是有核心的感情的。有时候你能消除严肃紧张和正面面对,要是你能不断地去瞎混捣蛋。

    多年来不少你的作品似乎都和木偶有关,就如去年你在《木偶大电影》中也有了一个出镜的一幕?
    Feist: 哈哈,是的!过去有两年巡演期间,我让一个名为Clea Minaker的女人和我一起在台上表演灯影木偶。我不知道这从何而来,但一个很自然的理由大概就是小时候看了《芝麻街》和《木偶大电影》所受的良性影响,还有的原因就是能给无生命的事物赋予生命。
    (Read More)

NOWNESS往日回顾

浏览所有往期内容
加载更多内容
请选择您的语言:
中文
ENGLISH
请扫描二维码,关注NOWNESS官方微信!
WeChat

或直接添加NOWNESS官方微信账号:
NOWNESS_OFFICIAL

3777